<noframes id="p9vl5">

<p id="p9vl5"><menuitem id="p9vl5"></menuitem></p><p id="p9vl5"><delect id="p9vl5"><menuitem id="p9vl5"></menuitem></delect></p>

<output id="p9vl5"><delect id="p9vl5"><address id="p9vl5"></address></delect></output>
<p id="p9vl5"><menuitem id="p9vl5"></menuitem></p><pre id="p9vl5"><output id="p9vl5"></output></pre>

<pre id="p9vl5"></pre>

<output id="p9vl5"><delect id="p9vl5"></delect></output>
<noframes id="p9vl5"><output id="p9vl5"><delect id="p9vl5"></delect></output>

<p id="p9vl5"><delect id="p9vl5"></delect></p>

<pre id="p9vl5"><delect id="p9vl5"></delect></pre>

<p id="p9vl5"></p><p id="p9vl5"></p>

<p id="p9vl5"></p>
<pre id="p9vl5"></pre>

<pre id="p9vl5"></pre>

<p id="p9vl5"></p>
<output id="p9vl5"></output>

<p id="p9vl5"></p>

<p id="p9vl5"><menuitem id="p9vl5"><address id="p9vl5"></address></menuitem></p>

<p id="p9vl5"><menuitem id="p9vl5"></menuitem></p>
<p id="p9vl5"></p>

<output id="p9vl5"><delect id="p9vl5"><listing id="p9vl5"></listing></delect></output>

主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關于我們 
        

全國服務熱線:0313-7096606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勞務派遣服務
 
 
法規政策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不放棄治療”導致病亡,能否認定工傷?
時間:2016/7/15 11:15:02    點擊:1130
【導讀】:馬鳳云之子孫立是吉林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原吉林市衛生局)科員。2014年3月6日13時50分左右,孫立在單位參加會議時突發疾病,被送往吉林市中心醫院救治,入院時間為2014年3月6日15時24分,檢查診斷為腦干出血、高血壓Ⅲ級(極高危險組)、應激性潰瘍、吸入性肺炎,

核心提要:

馬鳳云之子孫立是吉林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原吉林市衛生局)科員。2014年3月6日13時50分左右,孫立在單位參加會議時突發疾病,被送往吉林市中心醫院救治,入院時間為2014年3月6日15時24分,檢查診斷為腦干出血、高血壓Ⅲ級(極高危險組)、應激性潰瘍、吸入性肺炎,后經搶救救治無效,于2014年3月10日9時43分宣布臨床死亡。

吉林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原吉林市衛生局)于2014年3月27日向吉林市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吉林市人社局受理后,于2014年4月4日作出吉市人社工認字[2014]017號不予認定工傷(亡)決定書,對孫立不予認定工傷(亡)。

馬鳳云不服,向吉林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吉林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6月30日作出吉市政復決[2014]35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了吉林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亡)決定,馬鳳云遂向吉林市船營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吉林市人社局作出的吉市人社工認字[2014]017號不予認定工傷(亡)決定書。她的申訴是否成功了呢?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一)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

那么當48小時之內醫生認定患者病情已進入“終末期”,而家屬出于人道精神不愿放棄治療,堅持維持患者生命體征,導致死亡時間超過48小時,是否仍然可以認定“視同工傷”呢?

一審判決

吉林市船營區人民法院認為:死者孫立的病歷明確記載:在發病第二日夜間,孫立的病情已進入“終末期”,根據病歷記載的“已向家屬交代病情,家屬表示積極治療”這一情節可知,醫療機構當時已經認定,患者的病情不再具有逆轉可能性,如果在醫方征詢意見時,孫立的母親馬鳳云選擇放棄治療,則必然會導致孫立被宣布臨床死亡,而其后的救治僅僅是以呼吸機和連續性血液濾過治療,維持生命體征,很大程度上是為滿足患者家屬的情感需求。

馬鳳云作為患者孫立的母親,在病情沒有逆轉可能性的情況下,不愿主動放棄救治屬人之常情,如果由此而喪失得到工傷保險補償的權利,明顯違背了工傷制度的立法本意和人道精神。

鑒于本案中醫療機構出具的病歷資料,能夠清晰地證明實際有效的醫療救治在48小時內已經結束,親屬是否選擇放棄治療都不會影響死亡結果的發生,就可以視為患者已經在48小時內死亡,從而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一)項之規定,認定屬于視同工亡。

二審判決

撤銷吉林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不予認定工傷(亡)決定書;責令吉林市人社局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60日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對二審判決,吉林市人社局不服,上訴至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上述情況“屬于視同工亡”明顯與《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一)項的規定內容相違背。

原因在于,在目前我國除醫療機構出具臨床死亡證明外,尚無立法明確其他死亡認定標準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在司法審查中無權判斷“實際有效的醫療救治結束”和“可以視為患者已經在48小時內死亡”。一審法院在審理案件中,把握立法本意和人道精神是正當的,但突破法律、法規的規定即構成違法。

吉林市人社局的上述理由成立,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予以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

最終判決

撤銷吉林市船營區人民法院(2014)船行初字第33號行政判決。維持吉林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的吉市人社工認字[2014]017號不予認定工傷(亡)決定書。

目前,在我國,除醫療機構出具臨床死亡證明外,尚無立法明確其他死亡認定標準。人民法院在司法審查中無權判斷“實際有效的醫療救治結束”和“可以視為患者已經在48小時內死亡”。因此,能否認定“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醫療機構出具的臨床死亡證明是關鍵。

冉某某之夫馬某系某公司機修車間職工,機修車間每天安排兩名人員值班,負責日常白班以外時間的機械維修。公司對值班人員在值班期間是在單位內就餐還是回家就餐未作明確規定。2014年8月24日11時30分至25日14時為馬某當值時間。25日11時30分,馬某回家吃午飯,13時30分左右突發疾病,23時40分因搶救無效死亡。9月22日,公司向當地人社部門提交了工傷認定申請。人社部門審查后,認定馬某為工傷。公司不服,申請行政復議,后又訴至法院,請求撤銷人社部門作出的認定工傷決定書。

法院審理后認為,馬某在值班時間內就餐時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15條第1項規定,應當視同為工傷。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19條規定,職工或者其直系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該公司對自己提出的馬某非工亡的主張,并未提供足夠的證據,故對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第15條第1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從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基本原則考量,筆者認為,本案作為特定情形下發生的事件,可視同工傷。

首先,馬某符合在“工作時間”這一要件。雖然事發時,馬某并不在單位內,但由于單位對值班人員輪換就餐是在單位內就餐還是回家就餐并無明確規定,而馬某午間就餐是勞動者必要的、合理的生理需求,與勞動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故馬某就餐時突發疾病,屬于在“工作時間”內。其次,馬某符合在“工作崗位”這一要件。馬某回家就餐行為發生在工作時間內,且單位對就餐地點無禁止性規定,就餐行為實為工作之合理延伸。故馬某突發疾病時可認定在“工作崗位”。第三,馬某8月25日13時30分突發疾病被送醫搶救,23時40分搶救無效死亡,屬于在48小時之內搶救無效死亡的情形。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公司簡介 | 聯系我們 | 千村百鎮 | 公司招聘 | 加盟合作
Copyright 2012-2018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冀ICP備18007399號
地址:張家口市橋東區建設東街北26號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 聯系人:喬亞軍
手機:18631342366 13703131927  電話:0313-7096606 傳真:0313-7096606
 企業QQ: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亚洲春色无码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_97美女国产超碰精品_青青青国产免费手机视频在线观看